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媒體集萃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媒體集萃

七乐彩走势图200期:中國經濟周刊:去香港炒房的,你們已被國家盯上了


乐彩七乐彩走势图 www.nsfczz.com.cn 香港,正成為中國資本外流阻擊戰的又一主戰場,赴港的內地客們,小心了。

迅速涌入的內地買房客

前段時間,89歲的李嘉誠對媒體喊話:香港的土地供不應求,房屋供不應求,“歡迎內地人來港買樓”,“來香港買東西的都是優質顧客?!崩弦踴乖ぱ裕閡渙僥昴誑床壞椒考巰碌募O?。

李嘉誠說這番話是有背景的。香港房價2015年底達歷史高峰后,香港特區政府出手。結果就是,2016年前7個月香港房價下跌11%。而此時,一水之隔的深圳房價卻一路猛漲,內地其他一線城市房價也“見賢思齊”,直逼香港。曾經高不可攀的公主,一夜之間成了鄰家小妹,內地買家迅速涌入,香港房價回暖。據美聯物業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內地買家購買本港一手物業所占的注冊宗數比例約13.8%,較2015年約9.7%增加約4.1個百分點。

因為內地買房客的涌入,李嘉誠的長江實業地產也大賺一筆:物業銷售收益為176.67億港元,較2015年上漲14%,其中香港、內地分別貢獻71.08億港元、106.35億港元。

不僅是慷慨的個人買家,內地地產企業才是真正的大豪。香港地政總署的數據顯示,在香港頻繁出手拿地的主要是央企和上市公司。2015年內地房企在香港所購地價的總和首次超過香港本地房企,占全年香港土地出讓金總額的55%。

不過,經濟ke還是要小聲提醒一句,當心了!

香港:資本外流的出????

面對香港房市,內地資金為何如此兇猛?《中國經濟周刊》表示,除了北上廣深房價齊頭趕上香港,凸顯香港地產投資價值之外,更多的恐怕是內地資金全球配置資產的強烈驅動。而香港毗鄰內地,歷來就是資本出海的首選。

自1983年起,香港實施聯系匯率制度,港元匯率與美元掛鉤,因此港元資產可以視作美元資產。去年,特朗普勝選以后,美元快速升值,港元資產也水漲船高。

內地客不僅在香港買白菜一般地買房子,還紛紛赴港買保險。香港保險業監理處2016年11月底公布數據,去年前三季度內地客戶赴港購買保險貢獻489億港元保費,貢獻率近四成,其中尤以美金保單為主。值得注意的是,利用銀聯境外刷卡交保費,可繞開每年5萬美元的購匯額度限制,可能成為資本外流的一條管道。

另一個數據也值得警惕:2月份,內地從全球進口金額下降14%,但是,同一個月從香港的進口金額卻飆升89%。湯森路透認為,香港對內地出口的每10美元當中就有1美元可能是作假,目的就是為避開資本管制。

掃貨香港地產,狂買美金保險,詭異飆升的進口金額……一切瘋狂跡象均令人不安地想起內地資本借港出海這一鬼魅身影。香港正成為資本外流的避風港,也成為中國阻擊資本外流的主戰場之一。

監管層正不斷收緊口袋,多方出擊。

虛假貿易是資本外逃的常見套路,一直是監管層嚴厲打擊的對象,如果兩地信息互通,監管攜手,嚴格防范,有很多招數可以應對。以后詳談,這里就不多說了。

對于買保險這條通道,監管逐漸升級。據《中國經濟周刊》了解:去年2月,銀聯國際規定,刷銀聯卡購買香港保險每次交易額最高為5000美元;2016年11月起,多家保險公司稱按照監管層要求,全面叫停內地客銀聯卡在香港買保險業務。銀聯國際還明確稱,境內發行的銀聯卡僅可進行個人旅游、消費類支付,不得用于資本和金融項目交易,不能購買具有資本項目投資性質的人壽險。

面對回暖的房價,香港特區政府亦于去年11月放出購房“緊箍咒”:非香港戶籍人口在香港購買住宅的“從價印花稅”,從此前的最高8.5%,一下提高到15%。據港媒報道,3月23日,內地銀聯指令香港銀行機構,正式停止內地客通過銀聯卡刷卡買港樓。根據銀聯的收單管理規則,嚴禁內地發行的銀聯卡用于跨境購買房產。

最新的消息是,銀聯國際香港分公司稱,近期對合作機構開展了銀聯卡的跨境大額可疑交易調查,重申加強商戶管理的要求。

內外夾擊之下,香港樓市會否遇冷?內地資本外流香港能否得到遏制呢?可以預期的是,如果趨勢不得以扭轉或者減緩,監管層將祭出更猛的利器。

監管層:阻擊資本外流

當下,在資本外流阻擊戰的大局中,香港只是戰場之一。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央行行長周小川公開稱,“(一部分人的)投資具有盲目性,有的人也是事情做得很急,這其中有一部分實際上跟我國對外投資的產業政策要求不符合……對中國也沒有太大的好處?!閉饈茄胄姓潑湃聳狀味遠糝譜時就飭鞅硤?。

在此前后,商務部、外管局等多個部門高級別官員均在公開場合表達了與周小川類似的觀點。如此密集發聲,且口徑一致,無疑已經釋放出明顯的政策信號,也彰顯出監管層對資本外流的巨大擔憂。

2014年,中國外匯儲備一度接近4萬億美元,占全球外匯儲備總量的1/3,遙遙領先于世界各國。當時,關于外匯儲備過多的說法甚囂塵上,鼓勵國內資本走出去的聲音也成為最強音。

孰料,2015年“8·11”匯改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大幅貶值。這邊廂,為抑制人民幣匯率過快貶值而拋售美元;那邊廂,為資產保值,國內資本像綁上了加速器一樣逃離,2016年海外并購交易總額達2204億元。我國外匯儲備更是急速下跌,至2016年底,外匯儲備甚至跌破3萬億美元整數關口。

兩年少了1萬億美元!什么概念?要知道,在整個東南亞金融?;詡?,世界各國所消耗的外匯是3500億美元;1990—2010年20年間,美國凈流出資本也只為3.2萬億美元。

令人憂心的是,海外投資不僅過快增長,還過多投向地產、娛樂、體育等無益于國內經濟的產業,2016年海外買樓就花掉了近300億美元,光紐約樓市就吸金超過100億美元,這比涌入香港地產的資金可就多了去了。就像周小川說的,到海外買樓對國內經濟沒啥好處。

不光如此,熟悉門道的高手還告訴經濟ke,不少海外收購溢價過高,收購條款蹊蹺,背后可能是轉移資產到海外。如果全是土豪們自掏腰包,那也好說。問題是,大部分收購都動用了極高的杠桿,資金又多來自于中資銀行。數千億美元流向海外,這不是抽掉國內實體經濟的血液嗎?監管層焉能不著急上火?

該出手時就出手。目前,投資者在核心業務之外任何超過10億美元的收購項目都受嚴格審查,涉及土地、酒店、影視制作和娛樂資產的跨境交易更難以過關。最近的一個例子是,意大利媒體報道,中歐體育由于無法籌集到收購AC米蘭的資金而放棄,此前支付的2億歐元保證金很可能付諸流水。2016年,超過750億美元的海外交易被取消。

直接資本管制自然可立竿見影,但從其他國家以往經驗看,收效難以持久。只因為逐利是錢的本性。這兩年,經濟增速放緩,以房價為主的國內資產價格飆升,人民幣卻貶值,這就意味著放在手里的錢在國內可買的東西越來越貴,出去得越慢也就越縮水。

轉述一個小段子,三個財務自由人士談過去一兩年的經歷:A先生開了個電子廠,員工近百人,去年利潤只有17萬。B先生啥也沒做,前年在深圳買了套房子,漲了280萬。C先生重倉美股,漲幅跟B先生的房子差不多,但再加上人民幣貶值的幅度,他成了三人中收益最高的人。

更緊迫的是,全球資本的搶奪戰正在愈演愈烈。

美國總統特朗普一上位,就將商業稅率從35%減少到15%,將跨國公司海外收入的稅率降為8.75%,同時將對離開美國的公司征收35%的關稅,其目標一是吸引資本流入美國,二是防止美國資本外流。英國也亦步亦趨地跟進,宣布將再把所得稅減至15%。

這招可真狠。美國還沒減稅之前,玻璃大王曹德旺就算過賬,美國稅負低,綜合成本低,投資收益更高。大洋彼岸再減稅,動心的人恐怕不在少數。

看樣子,若要真正扭轉資本外流趨勢,還得靠“內功”。從出臺《民法總則》?;げ?,激發民營資本投資信心,到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說將減稅降費進行到底,創造更好的營商投資環境……說白了,在這場資本的全球爭奪戰中,中國必須要向世界證明,這個經濟增速位居全球第一、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持續上升的國家,機會還很多,把錢投在中國更能賺錢。(文|若溪)




乐彩七乐彩走势图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