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理論研究會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會

 

論政黨和諧與社會和諧

——從中國文化角度審視多黨合作對社會和諧的意義

民盟山東省委 儀平策 趙宗來 李 華

 

建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其根本保證之一就是要有和諧的政黨關系、政黨制度,而這種和諧的中國社會架構與政黨制度,不應照搬西方模式,而應有中國特色,亦即適應中國源遠流長的文化傳統,符合中華民族主導性的文化心理、文化精神。什么是中華民族主導學的文化心理、文化精神?簡言之,就是“和諧”。因此,從中國文化的角度來探討中國多黨合作的制度設計及其對構建和諧社會的實踐意義是非常重要和必要的。

一、和諧:中國文化的根本精神

中國傳統文化的根本精神就是“和諧”。當然,對中國文化的“和諧”內涵,不宜作抽象的空泛的理解,還應做具體化分析和民族化闡釋。主要應從以下幾個方面來看:

1、“和為貴”的思想

同世界其他民族,特別是西方民族文化比起來,中國文化精神的核心可以說就是一個“和”字。早在《尚書》中就提出:“八音克諧”、“神人以和”的和諧論命題??鬃釉蛑賦觶骸襖裰?,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論語·學而》),從而明確提出“和為貴”的思想。道家同樣強調一個“和”字。老子講“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老子》第二十五章),莊子講“和之以是非,而休乎天鈞,是之謂兩行”(《莊子·齊物論》)等,這都在強調,在對待世間各種矛盾關系時,盡量不把矛盾因素推向對立分裂的兩級,盡量淡化乃至消解彼此的差異和沖突,要注重矛盾雙方相互關系的均衡與協調,強調彼此之間互依共存,相輔相成的一面。這種“和為貴”的文化精神,首先是人人之和(社會),其次是天地之和(自然),其最高境界則是天人合一。天地人在和諧精神的統領下共同構成一個完整理想的世界,因此,這種“和為貴”的思想構成了中國傳統文化的根本精神。

2.“和而不同”的思想

中國文化講究和諧,但“和諧”并不等于抽象的“同一”。消除了差異性和多樣性的整齊劃一(“同一”)不是真正的和諧。這種抽象同一的世界只能最終歸于死寂,正如現代“耗散結構理論”所說的那樣。天下萬物正因不同而呈現出豐富多彩的萬千氣象,也正因不同而產生出蓬勃的生機與無盡的活力,產生出鮮活的生命和美。西周末年的史伯明確指出:“和實生物,同則不繼”(《國語·鄭語》)?!昂汀笨墑雇蛭鍔蝗?,“同”則導致萬物滅亡。春秋時代的晏嬰也說:“和如羹焉”?!昂汀本拖裎兜蘭賴母?。羹為什么味美?因為它是五味融和而成的濃湯。因此“和”就是多種因素的諧和。晏子明確認為“和與同異”,“和”是美的,而“同”則不美,試想:“若以水濟水,誰能食之?若琴瑟之專壹,誰能聽之?同之不可也如是?!保ā蹲蟠ふ壓輟罰?。水和水弄在一起,誰喜歡喝它?只有一根弦撥出的琴聲,誰愿意聽它?所以要“和而不同”。到孔子則提出了“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的觀點,直接將“和而不同”的思想運用到理想人格的塑造上。這就使中國文化的“和諧”精神有了更加具體的內涵,即只有多種不同的因素、力量、功能的相成相濟,平衡協調,事物才會生生不息,興旺繁榮;而只有一種因素、力量、功能的事物是沒有生命力的,是很快就會衰竭的。

3. “物生有兩”、“體有左右”的思想

“和”作為多種不同因素的諧和,不是將若干因素胡亂集合在一起,而是要給這些不同的因素以各自適合的位置,在操作上也就具體落實為如何協調各種矛盾關系。這樣矛盾雙方關系的處理便突出為一個核心問題。所以,中國文化在探討和諧理論時,非常深刻地關注到了“兩”這一范疇。春秋晉國的史墨指出;“物生有兩。有三,有五,有陪貳。故天有三辰,地有五行,體有左右,各有妃耦。王有公,諸侯有卿,皆有貳也”。(《左傳》昭公三十二年)也就是任何事物的存在都由兩兩相對的矛盾關系所構成,都呈現出左右相稱的兩兩相對關系。這一關系的具體內涵是什么?一方面,所謂“物生有兩”、“體有左右”的對稱關系,并非絕然平均化的對等并立,而是其構成必有具體的位與序,即必呈“有主有輔”、“有正有次”之象,所謂“有陪貳”、“皆有貳”,即是這個道理,(“貳”即有副、次要義)。惟有如此,才叫“明位”、“存序”,才叫相成相濟,天地萬物也才會呈現和諧生動的景觀。而一旦亂了位、失了序,就會破壞天地萬物的和諧,災難就會降臨。所以這兩兩相對的矛盾性事物,應各安其位序,各盡其本分,這是天下萬物以及社會和諧存在的必要條件。另一方面,事物雖有大有小,有上有下,有主有輔(?。?,但這個“輔(?。鋇姆矯嬉膊⒎俏拮闈嶂?,有名無實,而是與“主”的方面對耦互補、缺之不可的,這從“貳”也有“匹敵,比并”的意思即可看出。所以,無論大小上下主輔正次,都是“一陰一陽之謂道”的“陰陽兩儀”之關系,都是互依共存、相輔相成的關系,彼此不存在一方忽略、歧視另一方的格局,所以應當互相尊重,自大或自卑都要不得,所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惟有如此才能保證事物的和諧共存。

4、“執兩用中”的思想

兩兩相對的矛盾雙方怎樣才能實現“和”?在方法論上,就是孔子講的“執其兩端,用其中于民”(《中庸》第六章),簡稱“執兩用中”。一方面,既然“物生有兩”,任何事物總是存在著兩兩相對的矛盾因素,矛盾關系,那么在對待這些矛盾因素和關系時,要“叩其兩端”,(《論語·子罕》),即同時抓矛盾的兩個方面,而不要“攻乎異端”(《為政》,片面突出一方而忽略和排斥另一方,否則就會顧此失彼,必致大亂。另一方面,處理矛盾雙方的最佳境界就是“取法乎中”或叫“守持中道”,即不偏不倚,持中致和,既不要“過”,也不要 “不及”,所謂“過猶不及”??鬃影顏飧觥爸戳接彌小彼锏降哪勘杲兇觥爸杏埂?,他把中庸視為最高的道德理想和境界,所謂“中庸之為德也,其至矣乎”(《雍也》)。中庸也就是中和。到《中庸》,則把“中和”上升到了至高無上的宇宙本體的地位,所謂“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第一章)。至此,中國特色的“和諧”文化精神就集中體現為一種“中和”精神?!爸瀉汀背晌泄幕昂托場本竦拇硇運枷敕妒?。

二、“和諧”文化精神在多黨合作制度中的運用

1、政黨之間的“和而不同”

由上述可知,“和而不同”的觀念最能體現中國文化的“和諧”精神。在政黨關系上也是如此。一方面,我國的多黨合作制度應實現“和諧”的目標和境界,因為中國的參政黨不是在野黨,更不是反對黨,所以它與執政黨的關系是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在本質上是和諧的,目標一致的。但另一方面,政黨關系的和諧卻并非絕對的趨同,執政黨與參政黨有各自不同的作用,各個黨派擁有不同的特點,各自發揮其不同的作用,不應有意消除其差別。執政黨和各個參政黨,在成員的構成上,建黨的宗旨上等等均有不同,因此,各黨派也就有了自己的特長。對于執政黨來說,參政黨在建言獻策時所提出的不同角度的觀點和意見,是重要的執政參考,一方面可以借此察漏補缺,另一方面可以兼聽而明,減少執政的失誤。因此,政黨間的“和而不同”,有利于更好地達到“為公為民”的目的。

2、政黨之間的位序關系

執政黨和參政黨之間是一種什么關系?從中國文化的和諧精神看,應表現在兩方面,一方面是主輔關系。這即所謂“體有左右”的位序觀。任何事物的內在秩序,都不是絕對平均化、對等化的,都是有主有正有次的。這即所謂“有陪貳”、“王有公,諸侯有卿,皆有貳也”的意思。另一方面則是互補關系。執政黨和參政黨雖有主輔之別,但“輔”的一方卻并非無足輕重,可有可無,“輔”對“主”來說是必不可少的制衡持中的因素,沒有這個“輔”,“主”也就不存在,或者說失去了“主”的意義。從這個功能的、作用的意義說,主輔之間都各有依據、各有特點,各有作用,因而是平等的、互補的,相成相濟缺一不可的。正如《周易》的乾坤兩卦所體現的意義,就包含這兩方面:一方面,乾道即天道,以自強不息為主要特征,坤道即地道,以厚德載物為主要特征,乾坤、天地之道都體現的是最高的“道”,但天道為尊,地道為卑,地道要遵從天道,不能違背天道而自行其是,如同《老子》所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這樣才滿足了最高的“自然之道”。另一方面,天道在人之上以覆育萬物,而地道在人之下以承載萬物,天覆地載是天地乾坤不同的分工與作用,無法互相代替,更不能取此舍彼。正是因為這種分工與作用的不同,大地萬物和人類社會才能生生不息。如果我們把執政黨的領導地位和參政黨的輔助和監督地位比作天地,那么,兩者之間的位序關系也就明確了。

《禮記·樂記》所載,“禮者,序也”,“樂者,和也”。所謂“序”也就是本位、秩序;所謂“和”也就是和諧、中和?!昂汀筆墻⒃凇靶頡鋇幕∩系?,沒有“序”就沒有“和”;同時沒有真正的“和”,這“序”也就難以保證。這表明了執政黨與參政黨之間彼此尊重相互補充和諧共處的關系。

3.政黨之間的“肝膽相照”

在華夏文化觀念中,天地雖有上下,但卻并非一個尊貴、一個卑賤,正如“體有左右”的位序觀一樣,它們既是主輔關系又是互補關系。執政黨與參政黨的關系也可作如是觀。二者雖然有分工的不同,但是,彼此的平等和尊重是必要的,不存在尊貴與卑賤的關系。執政黨應始終持守“兼聽則明,偏信則暗”的執政理念。如果執政黨不因執政黨的地位而自傲自矜,而是謙遜下問,廣開言路,特別是實實在在地保證參政黨實施民主監督和參政議政的權利,那么,參政黨就能敢于言其所當言,避免貌合心離之患;民眾也能有合理的渠道提出自己的意見,執政黨可以“有則改之,無則加勉”。這樣的平等和諧,國家就會和平穩定,民眾也因此就會安康樂業,執政黨的地位因此就不會動??;而參政黨雖然已被確定為參政議政的職能,對國家大政方針的決定只有提議、監督的權力,而沒有履行決策的權力,但如果參政黨自貶身份,總認為自己比執政黨低人一等,那么,唯唯諾諾、歌功頌德、阿諛奉承之風就在所難免。見義而不為,不可謂之勇;見利而爭先,不可謂之義;茍同而失去原則,不可謂之正;見錯誤而不敢責問,不可謂之誠;見利國利民之舉而默不作聲,不可謂之仁;不明自己地位而妄論是非,不可謂之禮。失去了勇義正誠仁禮,參政黨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如果參政黨越位,而行執政黨之權,不僅會危害參政黨的地位,而且必將禍國殃民。

為了保證民眾權益得到保證,執政黨的廉潔公正既是執政黨自我要求,也是參政黨和民眾的共同期望。有了這個共同前提,才能做到“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那么,以什么為保障來實現這個共同目標呢?“肝膽相照”和“互相監督”是關鍵。前者強調的是互相的信任與坦誠的態度,只要是對國泰民安有利的,即使是逆耳之言也應該接受;只要是不利于國泰民安的,即使是歌功頌德也更應該控制。后者強調的是互相制約,這很不容易做到,因為執政黨制約參政黨較為容易,而參政黨制約執政黨不容易,所以,這主要靠執政黨做到真正與參政黨 “肝膽相照”。沒有“肝膽相照”則不可能做到“互相監督”,沒有“互相監督”則無法體現“肝膽相照”。

4.政黨之間的共同指歸

根據中國文化的“中和”精神,事物的矛盾雙方最終要歸于“中”這個目標和境界。這個“中”從社會的、政黨的角度看,也就是體現雙方價值和利益的一個共同點,一個雙方都能夠認同都予以選擇的契合處。那么在當代中國,無論是執政黨還是參政黨,工作的大目標、總理想應是一樣的,即都是為了國家、民族和民眾的利益,而不只是為了自己黨派的利益?!傲⒌澄?,執政為民”,表明執政黨的執政是為了民眾權益和國泰民安,參政黨也同樣如此。有此作為執政黨與參政黨的共同目標,兩者之間的互相監督就具有了可行性,兩者之間的和諧相處也就有了保證。

這個多黨合作制度和原則的高明之處在于從根本上將民眾權益放在了第一位,因此,對執政黨的評價標準已經不再是黨的利益占絕對地位,而是以民眾權益作為各政黨的最高原則。有了這個先決條件,參政黨的參政議政也就不再圍繞著執政黨的利益做文章,而是從民眾權益出發,從國泰民安的目的出發,在這一點上,執政黨與參政黨找到了一個和諧相處的共同基礎。這種建立在共同目標基礎上的和諧關系,符合中國的國情,也符合中國文化精神。與西方多黨制建立在對立沖突基礎上的調節關系截然不同,很具中國特色。

執政黨與參政黨的定位確定了各自的職責和義務,因此,各守其位而不越位,各盡其責而不瀆職,是保證國家政治和諧有序的必要條件。這既是“體有左右”的現實位序問題,也是“執兩用中”的理想境界問題。當然,執政黨為“主”的特殊的政治地位決定了它比參政黨要承擔更大更重要的社會責任、歷史責任,因此對執政黨的政治要求一般要高于對參政黨的要求。執政黨要以公民權益作為執政的原則,廣開言路,胸懷若谷,能有交知心朋友的心懷,能有交諍友的勇氣,必然能得到參政黨以及廣大民眾的支持與擁護,這樣才符合一個執政黨的理想要求。老子說:“為者敗之,執者失之”。一心安民治國,不以天下為私有,自然能得到全國人民的擁護。我們的執政黨能夠“立黨為公,執政為民”,處理好與參政黨的關系,當是建立和諧的政黨制度、和諧的社會現實的重要前提。

三、和諧文化精神在社會和諧中的運用

“執兩用中”的和諧文化精神決定了中國多黨合作的政治制度模式,那么這一和諧的政黨制度對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構建又有什么意義呢?

1.政黨和諧與黨風的關系

西方國家的國家機器是司法、立法、執法三足鼎立制度及運作形式;黨派之間是執政黨和在野的反對黨的關系,后者構成了對執政黨、對政府的監督和制約機制,起到相反相成的作用。我們國家目前的政黨體制是一黨執政,民主黨派參政的政治協商的政治制度建構,起到的應該是相輔相成的作用。盡管制度和建構形式不一樣,但其終極目標應該是一致的,那就是,給執政提供一柄尚方寶?;蛘咭幻婢底?。按照我們國家的民主協商制度,作為參政黨的民主黨派,應該是執政黨的鏡子和參謀。

中國要建構社會主義和諧社會,首先在于執政黨黨風的建設,惟有如此,才可以使中國民眾真正感受到執政黨的言行誠信,表里一致,從而心悅誠服地接受執政黨的領導。為了有效地實現這一點,中國共產黨作為執政黨,必須接受民主黨派的監督。19791019,鄧小平同志第一次把多黨合作制度和政治協商制度提到政治制度的高度來認識。他說:“斯大林嚴重破壞社會主義法制,毛澤東就說過,這樣的事情在英、法、美這樣的國家就不可能發生?!閉撾拿韉淖羆馴硐中問絞侵貧任拿?,政治制度是政治文明的基礎和支撐力量,是政治資源的重要成分,是黨風建設的根本保證。

一個和諧的社會,是社會各方面各領域都得到均衡協調發展的社會;而一個和諧的黨際關系,各黨派能夠和諧地合作共事并協調發展才是社會協調發展的重要條件。要提高多黨合作的水平,就要提高多黨共存的質量,而其中,首要地要提高執政黨的執政威信和政治質量,這樣才會起到主導的作用,才會與參政黨和諧地合作,帶領人民建設和諧的社會主義社會。

2.政黨和諧與政治秩序的關系

積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歷史經驗,尤其是,回望中國近百年的歷史腳步后深知,什么時候,某集團或某群體利益膨脹到“過”的狀態,什么時候就易產生矛盾,一旦到了不可調和的關頭,動亂或戰亂就爆發了。中國乃至世界一定范圍內戰事頻仍,無不說明著這條規律。

按照中國傳統文化的和諧理念,找準各黨派之間的定位非常重要。在以執政黨為主,各參政黨為輔的政治制度中,應該自覺地看到,輔助的位置并非可有可無,應是輔之有道,輔之有度,輔之有序,輔之有實,進而做到同舟共濟,榮辱與共,各負其責,相輔相成。如此這樣,才有利于建立有條不紊的政治秩序,保證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建設。

我們構建和諧社會,必須首先按和諧社會內部蘊涵的三個方面的“統一”,界定和諧社會的科學內涵,從而建立起有條不紊的政治程序。第一是民主和法制的統一。和諧社會首先應是民主的社會。保證人民當家作主,并使現有的民主進一步制度化,規范化和程序化,這是和諧社會的本質要求和具體實現途徑。提高共產黨執政能力、完善各民主黨派實施民主監督與參政議政的職能是健全政治民主的重要步驟。第二是活力和秩序的統一。和諧社會是通過在市場經濟的基礎上,重建社會秩序,形成社會規范,從而到“活而有序”。這個過程中,進一步完善中國特色的多黨合作制度是其重要條件。第三是多元與公正的統一。和諧社會的美妙不在于“無差別境界”(周谷城先生語),而恰恰在于面對多元力量的社會現實,擺平和協調各種利益矛盾,關鍵在于采取以社會公正為原則的社會政策。在這方面,以民族文化為根基的中國多黨合作制度是其重要保證??杉?,在“和而不同”的多黨合作制度框架下實現有條不紊的政治秩序,是社會主義穩步而和諧發展的根本保證。

3.政黨和諧與社會風氣的關系

在參政黨政治監督職能有效實施基礎上所實現的政黨和諧,可以促成端正執政黨黨風進而促進端正社會風氣的良性循環。鄧小平同志曾經指出:“端正黨風是端正社會風氣的關鍵?!弊魑湊車鬧泄膊?,能不能主動而自覺地接受來自社會、輿論特別是來自同路人——作為參政黨的各民主黨派的監督和約束,能不能對參政黨的地位和來自參政黨反映的方針策略和社情民意有足夠的尊重和誠意,不僅僅是向世人呈現執政黨的大家風范的政治舞臺,也是為創造和諧的社會風氣作表率,具有榜樣的力量。因為黨內風氣直接影響和帶動著社會風氣,而上行下效是中國古來已久的社會積習。執政黨與民主黨派之間的和諧共處,勢必會成為一個范式,一個楷模,從而衍生出充分體現人文關懷的黨政機關內部的和諧的上下級關系;行業之間合作、共贏的和諧的協調關系;各省市,各地區之間互利互動而求共同發展的和諧的區域關系。

4.政黨和諧與社會和諧的關系

中國文化的和諧精神突出表現為一種“中和”精神或“中庸”境界,它講究的是執兩用中、均衡適度。據此,惟有執政黨把握好了與參政黨的民主協商制度的“度”,才能為社會和諧奠定最為堅實的基礎。

剛剛走完他95歲人生歷程的著名社會學家,我們民盟中央名譽主席費孝通先生,在他不久前發表在《群言》2005第二期上的文章《“美美與共”和人類文明》中,探討了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給我們的啟示,他寫道:“為了人類能生活在一個‘和而不同’的世界上,從現在起,就必須提倡在審美的人文的層次上,在人們的社會活動中,樹立起一個美美與共的文化心態?!薄庖睬∏》?st1: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蔡元培">蔡元培先生一貫主張的“兼容并包”原則。這都是前輩先賢們所描繪和憧憬的和諧社會的文化模式和場景。

這樣的“美美與共”、“兼容并包”原則,其實貫穿的正是中國文化中“和而不同”,“執兩用中”的和諧精神。這一原則和精神應首先體現在中國的政黨制度中,因為惟有這種“和而不同”、“執兩用中”、“兼容并包”、“美美與共”的原則和精神,才會實現一種和諧的多黨合作制度,進而帶來整個社會的和諧發展,最終將中國推向一個包括各政黨和所有民眾都受益無窮的繁榮美好的未來。

                            

作者介紹:

儀平策  民盟山東省委員會 駐會副主委

    山東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 教授

    民盟山東省委多黨合作理論研究小組成員

趙宗來  濟南大學文學院 副教授

    民盟山東省委多黨合作理論研究小組成員

李 華  山東輕工業學院 副教授

    民盟山東省委多黨合作理論研究小組成員 




乐彩七乐彩走势图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