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調研探討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調研探討

 

 

王金蓮:城市建設中的天人合一 

王金蓮 

 

臨清市與水的淵源可以追溯到隋代,京杭大運河的開鑿,使臨清“自開渠運,始為要津”。清代,憑籍會通河漕運,臨清成為“南北之咽喉,京畿之鎖鑰”。臨清是一座很美的北方小城,格局似南方園林式,有運河、小橋、垂柳、水塘。明弘治年間翰林院編修、文淵閣大學士的李東陽就曾贊曰:“十里人家兩岸分,層樓高棟入青云。官船賈舶紛紛過,擊鼓鳴鑼處處聞。折岸驚流此地回,濤聲日夜響春雷。城中煙火千家集,江上帆檣萬斛來”。 

臨清年降水量時空分布不均,汛期(6~9月)降水占年降水量的75%左右,老城區承泄水塘、河道較多,從來不淹。天橋街、鍋市街、馬市街,北低南高,落差三四米,水流向死河子、北大洼。大義街,寧海巷,水流向了養濟院后坑?;嵬ń?,前、后關街,水流向了會通河。老街巷順勢于河、坑、塘而建民居的道理,就在于此。故,有塘而儲水最聰明。 

臨清市區原有七處水塘,分別位于體育場西、大酒店對過、先鋒辦事處東、二院大門南側、郵政局對過、一中東墻外、市委招待所東墻外的蝎子坑。這七處水塘在不大的臨清稱得上星羅棋布,起著蓄水排澇、補充地下水的功能。如果按照現代提倡的美化環境,改善人居生存條件的觀點,對上述水塘略加修繕、改造,構成相連通的水面,就可以把臨清變成一座美麗的湖城。然而,時至今日,這七處蘊藏著美好前景的水塘已經被全部掩埋掉,千百年來祖先和大自然的賜與變成了不可復原的建筑,在漸行漸遠的歲月中,必將淡出人們的記憶,好像在臨清的版圖上從來沒有存在過。 

如今我們能看到的僅僅是后果?;こ嗆擁嫫膠?,紅星市場、老絲綢廠、鳳凰大廈、南門里南門影院、東方家具城,北門里制線廠,大橋旅館一線老臨清護城河各處舊址,逢雨必淹。國棉廠、元倉街、五小學、塑料廠門前雨季必會污水橫溢。 

最后一處被填埋的水坑是蝎子坑,位于市委招待所東墻外,是一處造型別具一格的水塘,由于處于市區中心最洼處,自古以來就擔負著蓄水排澇的功能,是郵政局路口以東沿街商鋪泄洪的唯一去處。2011年,被開發商建起了樓盤,一個不知道多少年的池塘,僅僅靠填埋就能解決問題嗎?地基承載力、基礎處理能否達標?上面的建筑物、構筑物的沉降、變形、位移是否在規定限度內?但愿我們的規劃與建筑設計部門能夠清楚,讓居民真正安居。 

臨清防洪形勢嚴峻,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重要原因,就是京九鐵路的建設。臨清地勢南高北低,以前下暴雨,就算城區水塘被填平,水流仍可順勢北流直至夏津白馬湖,97年京九鐵路線開通后,鐵路路基斬斷了臨清的泄洪通道,如遇大的洪澇災害,臨清城區居民如甕中之鱉。 

清政府和民國,注重以人為本的城市規劃。適宜居住第一,規矩次之,倡導天人合一,治水、用水溶于自然理念,從不圍、堵、墊坑違背自然。反過來看我們現在城建規劃:逢坑必墊,遇街取直,削足適履,斷箭療傷,強人意愿,其結果必然是百姓遭殃。 

一個城市沒有了流水,就失去了城市的靈魂,特別是臨清這個以航運發展起來的城市。不給水留出路,水就會不給我們留活路,這是被多少慘重教訓證實過的,這并不是一個向大自然挑戰的問題,而是一個城市的管理者具備不具備整體、長遠、可持續素質的一種表現。填埋一個自古以來就有的、具有蓄水功能的池塘,小一點說,被經濟利益驅動,大一點說,是不懂城市建設,為危險埋下了伏筆。建議市建委規劃部門組織文物?;ぷ?、市政建設專家、水利專家共同商討城市建設發展的問題,把城市規劃做的更加完善。歸根結底最重要的一條是:城市建設要能夠按照規劃,毫不走樣地實施。 

 

 

 


 

作者簡介: 

王金蓮:民盟臨清支部盟員,臨清市水務局規劃設計室副主任,高級工程師。 

 




乐彩七乐彩走势图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